墨漓

关于路明非、诺诺、绘梨衣的一些想法。

        这是我个人在看完龙族一至四后的想法。我想成为其中一个角色的黑粉,这样的话至少能轻松些。

        在下文笔不好,可能无法好好地表达出自己想法。先说一声“抱歉”。

        我想讨厌诺诺,路明非,绘梨衣和凯撒中的一位。这样我就能将这段感情中的所有不如意都推倒他/她身上,心里至少能轻松些。

        可我做不到。

        我想讨厌诺诺,可是诺诺本身是没有错的,她只爱凯撒,对路明非只是大姐大对小弟的喜欢。她有什么错。

        想讨厌路明非,你为什么非要喜欢诺诺,有绘梨衣这样超级好的女孩喜欢你为什么你就是忘不了诺诺。可感情这事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他有什么错。

        想讨厌凯撒,你为什么要那么早就认识诺诺,如果晚上那么一年两年,也许就不一样了。可爱情来敲门还能拒之门外吗。他只是在那个雨夜一瞬间就爱上了那个疯疯的女孩。他有什么错。

        想讨厌绘梨衣,你太单纯了,为什么要这么轻易地爱上一个人。可那个人是带她离开小小角落,拉着她的手,让她看见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那个房间和电视中绚丽的动漫。她有什么错。

     ....讨厌到最后几乎是无理取闹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错。都有资格不让人去讨厌。

        那天落魄如流浪狗的男孩见到了为着这漆黑的世界带来一丝光芒的女孩,便只能死死抓住这一丝丝的光。这是此世间唯一的美好。

        只从动漫中知晓这世间的女孩,被一个同样是怪物的男孩抓着手,跑着离开了“家”,于是看到了这一生都要死死记住的美好。

       只是阴差阳错,便是喜欢上了,爱上了!

       这他妈地到底又有什么错?!!

       所有人都没有错!可就TM的是错了!

       MD江南老贼!!!!

我?????
为什么会被屏蔽???
我什么也没干来着???
难到是因为我挖坑不填的吗/划

我无法离开这里,

但我可以送你离开。

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吧,

佣兵,不。

奈布•萨贝达。








打杰佣佣杰的标签是因为我两个都吃/大声bb
如果觉得不会的话我会删的/小声bb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不能对汪酱和神父好点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怜的没有多少戏份的三人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恰面(火影月读架空设定)

大概设定。

宇智波乃是雷之国大名一族,大名长子宇智波鼬是内定的下一任大名,在宇智波鼬13岁宇智波佐助8岁时现任大名宇智波富岳与其妻子谜之死亡。同时,长子宇智波鼬失踪。

宇智波长老团无奈之下只得让没接受过继承人学习的宇智波佐助匆忙上任,成为新一代大名。

因新一任大名还太过年幼,也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于是大部分文件先由长老团接手。

宇智波佐助虽还小,但也能看出花花公子的气质,更是让人一不注意就跑出大名府到处溜达。

长老团没有办法,只好从还在训练中的暗卫(忍者)中抽出一个最强的让他时刻保护在宇智波佐助的身旁。

宇智波佐助为这个暗卫取名为“面麻”(笋干)

与宇智波富岳同辈的火之国大名是波风水门,其长子自幼就被奸人所害流浪在外。而波风水门与其妻子波风玖辛奈(漩涡玖辛奈)坚信自己的长子还没死去,六年以来坚持寻找。

火之国大名是选举式,雷之国大名是继承式。

野史传说雷之国第一任大名宇智波斑与火之国第一任大名千手柱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正史中却对建国之始的历史描写模糊。

ummmmm,我的脑洞又来啦。

脑洞

来了一个脑洞,如果扉间是羽村的转世的话。

扉间/羽村:……我的二侄子变成我的兄长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扉间/羽村:大侄子和二侄子的转世的关系好像有点不对?……算了,错觉吧。

四战
扉间/羽村:……兄长所创造的世界……不是这样给你们这群后辈来糟蹋的!

黑绝?我的兄弟只有我的兄长,大筒木羽衣!

扉间/羽村:月之眼计划……呵。宇智波斑,你可知道那外道魔像是什么?

月之眼……当月之眼完成之时,我……六道仙人的母亲,卬之女神大筒木辉夜便会从封印之中苏醒。那时世界便会陷入永眠。

柱间:弟弟恢复前世的记忆后就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呜哇斑怎么办啊扉间不认我了呜啊啊啊

斑:……我怎么知道!放开我别把鼻涕眼泪抹我衣服上!

扉间/羽村:呵呵。

无cp,大概。(日常不带泉奈奈玩系列)

【火影】我的挚友原来是女孩子

【火影】我的挚友原来是女孩子

        我叫宇智波斑,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
       
        我有一个身为千手一族族长的挚友。
      
         前些日子,我宇智波一族与千手一族结为同盟。结盟当天,我看见了一个不同于平日的千手柱间。
       
         之后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事后回想起来……

         千手扉间你那什么眼神!想要来打一架吗!!正好跟你算算你伤了泉奈的事啊混蛋!!!

(千手扉间:呵呵你自己眼神不好看不出我姐的性别怪我咯。不愧是宇智波。)

        如上所述,那日我看到了什么呢。我看到了我挚友,千手柱间他……她穿着正式的女装(重音)来结盟
了。

        所以你们能想象得到当时我的绝望了吗!!!
一直以来压着我打的那个蠢木头居然是个女的???!!!

        我还一直都没认出来??!!!!宇智波引以为傲的眼睛呢?!!!

        你们tmd能想象得到吗??!!!!
       
        你们不能。

        呵呵。(宇智波斑限定冷漠脸绝望眼神.jpg)

       我的挚友,名为千手柱间。是名女性。

       身材还挺好。(偷偷抹鼻血.jpg)




应该不是斑柱。大概无cp。

是那个扉柱脑洞的展开。

但是我想不出扉柱的相处,所以干脆无cp啦。

至于斑柱……看走向吧……

脑洞

九尾之夜之后水门存活设定。黑绝给水门下了一个幻术,一个使人内心中的黑暗情绪放大的幻术。

水门内心本就有一丝他没有察觉的对于刚出生的鸣人的怨念,因为玖辛奈为鸣人死去了。

但这一丝怨念过几天就会彻底消散,结果被黑绝的幻术无限催大。使这一丝怨念变成了怨恨。

水门并没有伤害鸣人,因为鸣人好歹也是他与玖辛奈的血脉。他只是无视了这个儿子。

鸣人在木叶的待遇与原著一样,但是性格比原著要安静成熟了些。

宇智波美琴一直以来都在暗中偷偷照护好友的儿子。漩涡鸣人四岁的时候因为宇智波美琴的关系认识了宇智波佐助,并成为了好朋友。虽然都是鸣人让着傲娇的小佐助。

因为四代火影还在,宇智波与木叶的关系比木叶要好了不少。鸣人在8岁时恢复了前世作为千手扉间的记忆。但他依旧是漩涡鸣人,只不过变成了拥有千手扉间一生记忆的漩涡鸣人。(其实鸣人就是扉间,但他不愿承认)
宇智波佐助在他十三岁事恢复了作为宇智波泉奈的记忆。 他即是宇智波佐助,也是宇智波泉奈。(我仿佛可以看到鼬和斑的修罗场)

四战的时候,水门的幻术被解开,玖辛奈被秽土。

水门:???玖辛奈我说这都是黑绝的锅你信吗QvQ

玖辛奈:呵呵。/揍之

水门:嗷!!!!/被揍

鸣人看到秽土玖辛奈的小段子。

漩涡鸣人看见那红发的女性后突然愣住,看清楚那女性的脸后眼中慢慢燃起愤怒的情绪。

他们怎么敢——!!!

居然敢打扰了她的沉眠!!!

漩涡鸣人转身就要去找黑绝和带土算账,却在听见那一声呼唤猛地停下动作。

“鸣人。”

“…………母亲。”漩涡鸣人缓缓转过身,低低地,略带沙哑地唤了那红发女性一声。

红发女性,漩涡玖辛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叫什么‘母亲’啊,来,叫我一声妈妈怎么样。 ”

“…………”

“不愿意吗……”漩涡玖辛奈有些失落,但还是打起精神来。“不过也是呢,毕竟错过你的人生这么多年……”

“妈妈。”

“不叫我……鸣人?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再叫一遍好不好?”她有些不敢相信。

“妈妈。”鸣人又叫她了一声

“鸣人……”玖辛奈激动极了,一把抱住他。

(后面没啦——)

鼬和斑抢弟弟修罗场小段子

斑:泉奈!

鼬:不,他是佐助。我的弟弟。(开写轮眼)

斑:你在说什么,小鬼。他是宇智波泉奈,我宇智波斑的弟弟!(也开了写轮眼瞪了过去)

鼬:他的名字叫做宇智波佐助,是我宇智波鼬的弟弟!(回瞪)

斑:我的!(豪火灭却)

鼬:不,我的!(豪火球)

佐助/泉奈:…………鸣人,我们走吧。(绝对不承认这两个家伙是我的哥哥)

鸣人:……(无语撇了眼,感叹了一句宇智波家弟控的基因,也不反抗跟着佐助走了)

虽然打了千手柱间的标签然而并没有柱间的出现呢……

新的脑洞的第一章

虽然这个第一章才码了一半xxx

我的名字是漩涡鸣人,今年5岁。现在生活在一个叫做“木叶”的村子里。

以前的笔记本不知道在哪里了,也肯定找不回来了。不过我现在也算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了,日记也就重新写一个吧。

扉间哥说,在日记里写下每天发生的事,母亲就会在天上看到的。

不过我知道这是扉间哥为了安慰因为母亲去世而伤心不已的我,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父亲说过忍者之中没有孩子,而作为一个忍者上战场的我也当然不是小孩子啦。更何况我已经……唔……五加上七……十二!我已经十二岁啦!是一个很厉害的忍者了!

呐,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哟。其实我死的那一天我还存在着意识!只不过我也能看见我自己的身体,这种情况就叫做幽灵吗?嘛不管了。

那一天我看到了和父亲闹矛盾的柱间哥,暗自伤心的扉间哥。前几天我还和柱间哥说好战争结束后叫上扉间哥一起去庙会玩,带着瓦间的份一起。

抱歉柱间哥……我食言了。

……第一篇日记就写到这里吧,因为肚子饿了,我要去找吃的啦!稍微有点想扉间哥了……扉间哥做的饭菜最好吃了!

嗯……只是稍微有一点想你哟!因为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忍者了嘛!

啊对了,忘记说了一件事。

我的名字叫做漩涡鸣人,曾经我是千手板间。

扉鸣脑洞中鸣人的自白

正文没有撸出来却撸了个鸣人的自白_(:з」∠)_
别揽我我要懒死在床!


从出生开始,黑暗似乎就一直围绕着我,光明被他所驱逐。

偶然一次看见一个孩子在哭泣。从眼中流出大量名为“眼泪”的透明液体,这种行为被他们称为“哭泣”。

他的母亲立马就赶了过来,神情温和,耐心的哄着他。让人感受到了温暖。

但是当她看见了我,眼神立马变为成厌恶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抱起她的孩子转头就跑掉了。

我不明白。我与她的孩子有什么不同?我和他一样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两只耳朵和一个嘴巴,身上没有多了什么或少了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喊“妖狐”?

我也曾哭泣过,大声地、仿佛要把一直以来的痛苦委屈随着眼泪全都哭出来。

可我得到的,却不是温暖的安抚而是一个个恶意恐惧、包含恶意的眼神和一声声“你怎么还活着”“你为什么不去死”的诅咒。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妖狐”吗?我与你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我在哭泣的时候尝过自己的眼泪,有点咸咸的却又很苦涩。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讨厌起了这种东西。

所以我笑着。

因为曾经看见周围的孩子在笑着的时候,周围的人们也很开心地笑了起来,所以每晚我都在镜子面前拼命地练习着笑容。

哪怕我知道他们不会因我的笑容就对我温和起来。但是……说不定呢?说不定,他们看见了我的笑容就对我有了一点点的好感。不,哪怕只有一丝丝!也值得我去尝试!!

…………………………

我放弃了,放弃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对自己的一丝丝好感。但我还是保持着笑容,灿烂的、开朗的笑容。因为这样似乎能让他们对我降低些警惕性。

…………………………

终于,我为何到现在才明白呢。我与他们不同,因为我是



妖狐…啊。